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
中國書鋪網 > 餮仙傳人在都市 > 正文 第440章 天螺窟

正文 第440章 天螺窟

    港口不是說話的地方,穆春風帶著古爭先回到門派中,然后對門中高層和古爭,做了一個介紹。

    隨后,眾人閑聊了一會,彼此也算是熟悉了一些,穆春風便讓高長老帶著古爭回住處休息。

    按照古爭的要求,關于‘司徒雅事件’,穆春風不會告訴第二個人知道。古爭想要給黑天螺派的人一種錯覺,一種‘敵暗我明’的錯覺。

    穆春風給古爭安排的住處,就在天螺派中的一座單獨小院內,小院四周有天螺派的幾個重要建筑,安全方面算是非常不錯了。

    將古爭安排妥當,高長老問道:“古掌門是現在就要休息,還是由我帶著你,領略一下島上的風光呢?”

    “累倒是不累,那就有勞高長老了。”古爭笑道。

    “古掌門客氣了,分內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高長老也笑了,做古爭的導游是穆春風安排給他的差事。

    青的山,藍的海,略帶腥咸的風,亞熱帶的氣候。

    一路上走走停停,高長老非常盡職的給古爭講著風土人情,講著名勝古跡的故事。

    總體來說,血潮島跟霧風島看起來差別不大,一樣簡陋的民居,一樣穿戴著異域服飾,一樣有著熱情好客的島民。

    “古掌門可能覺得,血潮島跟霧風島差別不大,單從環境上看倒也沒有什么太過明顯的差別,但血潮島的資源,不是霧風島可比!就拿島上的特產來說,后山下面的廣袤森林中,水果和藥材兩種特產,真的會讓人看到大吃一驚!”

    古爭去過霧風島的事情,天螺派這邊都已經知曉,不過他們所不知曉的是,如今整個霧風島都已屬于古爭。

    “大吃一驚?這倒讓我很好奇了,不知道高長老能否帶我去看看?”古爭饒有興趣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可以,古掌門這邊請!”

    高長老做出請的手勢,兩人舍棄村中的大路,走上了一條前往后山的山道。

    沿途的植被逐漸茂密了起來,不時能看到藏在林木之間的野果。

    “島民們都很有素質,也非常的聽話,沒有經過允許,后山這里他們不會前來,野果之類的這些特產,他們也不會隨便采摘,所以保存的都比較好,古掌門可以嘗一嘗,味道絕對比外面的那些水果好很多。”高長老停步,指著林間的一片嫣紅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氣了。”

    古爭一笑,跟著高長老鉆入林中。

    其實村子中也有各種果樹,跟著高長老游玩的這兩個多小時,古爭至少已經嘗了五種血潮島上的特產水果,味道酸甜都有,各有千秋。

    遠處看到的一片嫣紅,實則是一棵四米多高的果樹,其上密密麻麻的掛著紅色果子,將枝頭都給壓彎了。

    “這是‘桃心李’,味甜性寒,一般人一天最多吃兩個,要不然身體會受不了,它也血潮島上著名的特產之一。當然了,對于咱們這些修煉者來說,一天多吃也沒有問題,像你們蜀山一脈煉制的異果丹,我們用‘桃心李’也同樣能夠煉制的出。”高長老笑道。

    桃心李每個都有拳頭那么大,紅彤彤的很像是一個極為飽滿的桃仁,散發著一股甜甜的類似于李子的香味。食材等級雖然是普通,但能夠用來煉制異果丹,已屬于異果級別的水果了,價值自然也因此更大。

    雖說古爭作為客人,多吃點也沒什么,但古爭仍舊是按照慣例只摘取了一個,反正能作為特產的東西,完成約定之后,都會作為報酬出現在古爭的洪荒空間里。

    “桃心李已經到了采摘期,其中的漿水已經非常飽滿,古掌門品嘗的時候可以用吸,以免有爆漿的情況發生。”

    高長老還真是一個盡職的導游,講解起來簡直是事無巨細。

    古爭已經將桃心李用水沖過,聞著那種李子所特有的甜香味,一口便咬了上去。

    甘甜的果漿頓時在古爭口中爆開,用力一吸之下,原本拳頭大小的桃心李,立刻小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咽下一口甜美順滑的果漿,古爭叫了一聲好。

    “味道非常棒,喜歡這種徹底成熟后的柔軟多汁!可惜,外面的世界中,由于種種原因的存在,一般情況下吃到的果子,都沒有徹底的成熟,像桃子、李子之類的常見水果,真正能吃出這樣口感的,我已記不得上次品嘗是在什么時候了。”

    古爭感慨著,吸完了最后一口桃心李的果肉。

    高長老點了點頭,隨即又道:“古掌門,這桃心李的果核不要丟,里面的果仁同樣是美味。盡管炒制過的味道會更好一些,但鮮食亦有不錯的口感!”

    吃了果子還能吃果仁,這在古爭吃過的異果中可不多見,饒有興趣的古爭,用手一捏巴旦木大小的果核,頓時發出清脆的開裂聲。

    桃心李的果仁也呈桃心狀,帶著一點果肉所沒有的奶香,古爭將其丟在口中咀嚼,立刻體驗到了清脆、清香和微甜所混合出的口感,隨后便是滿口生津中帶著一股子別樣的清涼了。

    “高長老,果仁有這種特殊的清涼感存在,我覺得它還是生食會比較好啊!”

    “炒貨的確沒有了這種特殊的清涼感,但鮮果核不耐保存,制作成炒貨也是沒辦法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兩人出了密林,繼續向著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其實如果只是去后山的密林,咱們從這里走另外一條近路,大可不必登山。但是呢,登山有登山的好處,登山可以看到血潮島上的一個景觀,順便品嘗一道血潮島上用來待客的美味,故而咱們的前行路線,也就有些舍近求遠了。”高長老道。

    “有美味還有景觀,就算是舍近求遠也值得了。”古爭一笑,指著山上的樹林開口道:“高長老,那是一棵什么果樹呢?長得如此高大!”

    古爭所指的果樹,如同鶴立雞群一般長在遠處的樹林中,其上掛著棕紅色果子,周圍也不是沒有同樣的果樹,只不過都沒有它生的那么高大。

    古爭目測,這棵不知名的果樹,高度至少有五十米,而它附近相同的果樹,高度最多也就三十五米左右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高長老先是一笑,隨即開口道:“這種果樹,名叫‘無漏子’,而古掌門所指的那棵,正是霧風島上的一百棵‘無漏子’樹中的樹王!‘無漏子’是霧風島上的一寶,是不對外出售的東西,除了味道能稱之為極致外,相傳我們天螺祖師,之所以會有一百個妻妾,便跟這島上的一百棵‘無漏子’樹有關!”

    “一百個妻妾?”

    古爭的眼睛瞬間睜大,雖說有的修仙者可能會妻妾成群,但一百個妻妾,這個數量可也有夠嚇人的,至少古爭是第一次聽說,有妻妾如此成群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“對,一百個妻妾!”

    高長老聲音一頓,隨即又道:“無漏子樹王所產的無漏子,歷來都是門中掌門的專屬補品,至于另外九十九棵無漏子樹所產的果子,我們這些門中高層,乃至精英級別的弟子,每個人都能分到一些。”高長老驕傲道。

    “一百個妻妾,果子的名字又叫‘無漏子’,你們又都能夠分到一些服用,按理說血潮島上的人丁,應該會更加旺盛才對的呀!”古爭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高長老又是一笑:“正如古掌門所想,無漏子的確有提高那方面能力的顯著功效,但是在生育方面,人人都知道節制,畢竟多一個子嗣,也就多一份責任和義務,不比養條小貓小狗啊!至于說當年的祖師,他盡管有一百個妻妾,但他心中的重點,也許并不在私生活跟繁衍上面,所以他才能夠如同流星一般驚艷登場,并以常人不相信的速度,飛升進入洪荒。”

    聽了高長老的解釋,古爭點了點頭,算是解開了心中的一點好奇。

    “普通無漏子的效果,沒法跟無漏子王的效果相比,古掌門這次的特產報酬里,便有一般的無漏子。古掌門可別以為,這是我們掌門不舍得無漏子王,而是這方面有祖訓,無漏子王的果實,除非是極為尊貴的客人,才能夠有緣品嘗三個,且不能夠作為禮品相贈啊!”

    高長老聲音一頓,又沖古爭笑了笑:“古掌門是天螺派身份尊貴的客人,我們掌門有交代,不管之前約定的事情究竟能不能辦妥,古掌門都有品嘗三顆無漏子王的資格!”

    “這樣專屬的果子,都能讓我品嘗三顆,古某在此謝謝穆掌門的厚待了。高長老,不知道這無漏子王的果實,我什么時候才能品嘗道?”古爭問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高長老開懷大笑,這種笑聲中的意思,也許只有男人聽得明白。

    “我建議古掌門七日以后品嘗,那時候無漏子王才算是完全的成熟。”

    其實高長老誤會古爭的急切了,古爭就只是想要嘗鮮,想要嘗嘗被高長老稱之為極致的味道,究竟有著怎樣的口感。

    “完全成熟和現在的不完全成熟,有什么明顯的差別嗎?我想擇日不如撞日,既然今天遇到了,那就今天品嘗一下它的味道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差別不算太明顯!這個差別不在味道方面,而是在它的功效上。一顆完全成熟的無漏子王,能夠讓人三天不累,現如今的無漏子王,功效只怕要減半。”

    “啊?功效減半還有一天半?且是一直都很亢奮的狀態嗎?”

    古爭本以為,不成熟的無漏子王,口感會有所下降,功效自然也會有所下降,嘗一嘗也正合適。可誰曾想,不成熟的無漏子王,竟然是口感不將,功效降了一半之后還有一天半。

    “沒錯,會一直都很亢奮。不過古掌門放心,你是血潮島的貴客,掌門在這方面已有考慮,環肥燕瘦、成熟青澀,任由古掌門挑選,不會讓你太難受。”

    “可惡!”

    一直跟在古爭身旁,乖巧到都快要被無視掉的喵喵,終是忍不住嬌吒出聲。

    “你這老不修還有完沒完了?要什么環肥燕瘦?要什么成熟青澀?”

    喵喵銀牙緊咬,一副炸毛的姿態。

    “嘿、嘿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高長老笑得很尷尬,喵喵一直都很乖巧,他便以為喵喵不在意這個,更何況作為一個修煉者的婢女,也不該在意這些問題的才對。可是,面對喵喵的炸毛,古爭只是幸災樂禍的看著他,這讓他不僅不敢得罪喵喵,反倒是再次會錯了意:“喵喵古爭說的是,要什么環肥燕瘦,要什么成熟青澀!島女們的姿色,哪能跟喵喵姑娘相比,有喵喵姑娘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給姑奶奶閉嘴!”

    喵喵徹底怒了,不知道什么時候已拿在手中的一個泥巴團,直接砸在了高長老的口中。

    “喵喵,不可無禮!”

    古爭頗為無奈,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,喵喵骨子里的特質,并沒有那么輕易就能改變!一時的放任,她便讓高長老吃了泥巴,真不知道要是不在她身旁的時候,她又會讓高長老吃什么。

    高長老也被嚇得不輕,他本以為喵喵就算有修為,也應該沒有多高才對。但是,剛才他明明看到喵喵出手,卻硬生生有著怎么躲都是錯的感覺,甚至是想要把嘴巴閉上都做不到,那一瞬間心中的恐懼,真的猶如夢魘降臨!

    高長老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,他可是五層后期的修煉者,正常情況下能讓他這樣的人生出那樣的感覺,除非是修仙者級別的存在!但是,剛才吃泥巴的時候,周圍并沒有天地能量的波動啊!

    “只有一個可能,她剛才丟泥巴的手法,應該是改良自某種仙技,本身就帶有強大‘勢’,在‘勢’的影響下,才讓我生出了怎么躲都是錯的感覺,一定是這樣!不過,一個年紀輕輕的婢女,竟然有五層后期的修為,這還真是不簡單啊!”高長老心道。

    “高長老,剛才的事情真不好意思,但有件事情你可能不知道,喵喵雖然是婢女的身份,但她也是我的家人。”古爭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高某口不擇言了,古掌門勿怪,喵喵姑娘勿怪!”高長老作揖道。

    古爭點了點頭,然后摸了摸喵喵的頭發:“還生氣嗎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喵喵瞪著高長老,發出一聲委屈的冷哼,轉身便一個人向著山頂走去。

    古爭眉頭一皺,若有所思,但并沒有喊停,也沒有追出去。

    “古掌門,真是不好意思啊!”高長老再次道歉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小脾氣而已。”

    古爭聳肩一笑,繼續上路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古掌門還要不要品嘗無漏子王呢?”高長老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還是到時候帶幾顆完全成熟的無漏子王吧!對了,這無漏子王,只對男人有效,還是?”古爭問道。

    “男女都有效。”高長老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咱們繼續登山。”

    古爭深感無語,這絕頂美味的果子,特性可是一點都不單純,這簡直就是烈性c藥啊!

    等古爭和高長老來到山頂的時候,坐在路旁的喵喵已經恢復了正常,沖著古爭吐了吐舌頭的她,又再次來到了古爭身旁。

    古爭彈了下喵喵的腦門,兩人相視一笑,也沒有再說什么。

    看到喵喵臉上的笑容,高長老也是松了口氣:“古掌門這邊請,景觀還需要一個小時才會出現,咱們先看一看血潮島的特產,然后再品嘗一下美味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古爭跟著高長老來到山頂的一處邊緣,這里不是想象中的懸崖,而是一個很大的斜坡,一直通到森林之中。在這個斜坡上,只有稀稀落落的樹木,就連斜坡跟樹林銜接的很長一段地帶,也同樣是樹木稀少的模樣,古爭的視線可以很大程度的不受遮蔽。

    “這還真是讓人吃驚呢!”

    古爭感慨出聲,只見在斜坡的兩旁,乃至斜坡跟樹林銜接的那一段土地上,全都是密密麻麻的青色植物,那種感覺如同是看到了菜園子一般。

    “古掌門覺得這些藥材怎樣呢?”高長老驕傲道。

    “很不錯,最差的也是三品資源,其中五品資源的數量也不少,真是讓人看了心生羨慕啊!”

    古爭是由衷的贊嘆,在末法時代能存在這樣的景觀,除了像昆侖和蜀山這樣的頂尖大派,還真沒有別的門派能夠擁有,至少他們峨眉便不具備這樣栽培藥材的條件。

    “這要得益于老祖留下的仙陣,才能在這末法時代,仍舊有如此壯觀的藥田啊!”

    高長老聲音一頓,伸手指向林中:“古掌門請看,林中那些姹紫嫣紅,不是果子便是藥材,其實這整片森林,就是一塊龐大的藥田啊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古爭是真的震撼了,一片森林都是藥田,就算是昆侖和蜀山都不具備,它的面積實在是太大了,產量讓人細思極恐。

    “其實也沒有古掌門想的那么恐怖了!藥材的成熟需要一定的年份,它們又都是屬于天螺宗十一個分支的共有資源,所以當分在一個門派的身上,也就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聽了高長老的解釋,古爭點頭,然后伸手指向了遠處,那里茂盛的樹冠間有一個空缺,明顯是有一大片林間空地之類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高長老,那里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順著古爭的手指望去,高長老一聲感慨:“這會已近黃昏,海霧已讓視線變得有些模糊,古掌門能在這里看到不一樣的地方,目力還真是好的讓人羨慕啊!那里并不是什么林間空地,而是‘天螺窟’啊!”

    “原來‘天螺窟’就在那里,它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很多啊!”古爭道。

    ““天螺窟’的確很大,里面溶洞交錯,如同迷宮一般。古掌門這邊請,咱們現在品嘗美味,靜待景觀的到來吧!”

    高長老示意的方向在山頂的正中央,那里有幾棵高大的椰子樹,樹下搭著一個涼棚,門口擺著幾張桌子和板凳,有十幾個人正坐在那里小聲的交談著。
万象娱乐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