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
中國書鋪網 > 詭三國 > 正文 第四八九章 送到嘴邊的餡餅

正文 第四八九章 送到嘴邊的餡餅

    茶品之后,便是設宴。

    雖然平陽殘破了些,但是士族之間的一場酒宴卻也辦的起的,不過歌舞之類的就沒有了,主要是那些東西,像什么絲竹鐘磬之類的,誰會打仗的時候還帶著身旁的?

    肉食倒是可以,就是青菜不多,本身這里就是位于復耕的區域,誰也沒有辦法一下子就變出一大堆的各式各樣的蔬菜任意食用……

    斐潛注意到衛望動了些韭卵和椿菜,然后又喝了羊羹湯,像什么烤肉之類的基本不動,酒倒是喝了幾杯……

    胃口不錯,但是可能牙口不好。

    但是惡心的就是這一點了。

    牙口不好,吃的東西就很挑,全部都是稀軟就未免太過于無趣,但是那些要咬勁的又吃不動,只能眼睜睜的看別人吃……

    再加上胃口又好,那簡直就是一種痛苦。

    關鍵是為了保持良好的士族儀態,還不能表現出這種痛苦來。

    倒不是斐潛有意如此,只不過衛望一直不肯開口說正事,老是這么繞來繞去,也是煩人,自己這里還有一大堆的事務要進行處理,就這樣拖拉在此也不是一個事。

    在方才的互相吹捧過程當中,衛望絲毫未曾提及關于白波的相關字眼,斐潛也配合的就像忘記了一般,但是現在正在堂上堂下穿梭遞送酒菜的,卻正是原本衛氏衛覬家族中的侍女,真的能夠權當成視之不見?

    對于衛望,斐潛確實并無什么好感。河東衛氏在此地甚有名望,深植廣根,勾結鄉里,形如疥癬,難以去除,如果自己不能有烈火之勢,便不能輕易流露出任何殺意,因此不管如何,只能是選擇維穩一策。

    或許是光看別人吃多少有些無奈,衛望放下了手中的銀箸,笑呵呵的說道:“老朽拙才,位任三老,長自恨無增益教化,深感羞于所任之事,心實悵然,寤寐思服。今喜聞中郎欲建學門,經學盛事,不勝之喜,故靦顏而來,若能進些綿薄之力,也可謂吾生平之愿,縱然九泉亦可瞑目矣!”

    斐潛微笑著,心中卻盤算開了。

    果然是為了這個事情而來的,還說得如此嚴重,搞的是臨終遺言一般。

    來分一杯羹的。

    衛望到了這個年齡,什么錢財富貴對他來說,可能都不如留下一個名望來的更好。錢財等物雖然人人都想要,但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,積攢到了一定程度之后,便也沒有太大的意義,就像是現在就算再好吃的食物,沒有了牙口,又有何用?

    然而名望則是不同了,這個東西,或許不能直接兌換成為某些物質,但是卻可以憑借個人名望掌握一定程度的話語權,就算身死,卻依然能夠庇護子孫,甚至可以提升一整支家族的檔次,尤其像這種樹立學門的事情,簡直就是妥妥刷名望的利器,怪不得衛望急急切切的趕來……

    斐潛笑道:“衛公有此雅意,潛亦深感欽佩。不知衛公有何指教?”行了,有什么想法就端出來吧……

    士族世家的交際十分微妙。漢代士族,特別是大的士族,相互之間彼此糾纏的有很多,人多了自然么矛盾就多,恩怨也自然就多,然而這些恩怨往往都會只限于當事人,并不會擴大化,頗有一些后世的對事不對人的感覺。

    就比如像曹操,砍下多少人的腦袋,還“汝妻子吾養之”,放在后世,那妥妥的就父仇不共戴天啊,不演一出趙氏孤兒怎么能行?

    但是,在漢代,這個不算啥事……

    所以衛望也沒有覺得來和斐潛談合作,會和衛覬這一支有什么沖突,一碼歸一碼,當然,若是將來衛覬有了什么新的機遇,然后殺將回來,衛望也不會因為和斐潛有什么合作而有什么憐憫之意,還是那句話,一碼歸一碼,各自歸各自的利益。

    因此衛望一臉真誠的說道:“薪火之傳,代代相傳,莘莘學子,渴于經學,如久旱逢甘霖,然平陽此地,年久失修,縱然重建,耗時耗力,不若……”

    衛望停頓了一下,仔細的觀察著斐潛的表情,希望能看到一些情緒變化,進而可以從中得出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然而斐潛卻依舊笑著說道:“衛公但請直言無妨。”

    衛望在心里嘀咕了一聲,說道:“……老朽亦無何求,唯于臨汾城北有一莊園,大小廂房百余,亭臺樓榭俱全。外倚青山為屏,內有綠水為帶,可觀山色黛翠揮毫潑墨,亦可聽流水潺潺自然之音,深得清、靜、幽、雅之意,可除俗塵之亂,可蘊經卷之氣,愿獻與中郎為經學之所,助學宮早開山門……”說完顫巍巍的從懷里掏摸出了一張地契,似乎只要斐潛點一點頭,就要獻上來了的樣子……

    難道是天上掉餡餅的節奏?

    不是,是衛望百里迢迢風塵仆仆,將餡餅親自送到斐潛嘴邊的節奏……

    呵呵,哪里會有那么便宜的事情!

    斐潛轉念一想,這個老頭果然胃口很好!

    表面上是衛望捐贈出一個多么漂亮,多么適合,讓人一聽就有些意動的莊園,然而卻在其中隱藏著陷阱,雖然沒有要斐潛的一文錢,但是實際上衛望是準備將斐潛舉辦的學門連鍋端走!

    開在臨汾的衛氏莊園內的學門,還能算是斐潛的么?

    山莊之內,必然還有一些衛氏的相關人員對吧?

    比鄰臨汾,自然衛氏可以進水樓臺是吧?

    人老心夠黑啊……

    要是稍微貪婪一些,稍有不慎就會掉坑里了。

    然而直接拒絕并不好,必須想個理由先。斐潛略略沉吟一下,說道:“衛公可知陳留郡圉南郊有一桃園?”

    衛望愣了一下,說道:“吾不得知。”

    你不知道就好辦了,因為我也不知道有沒有,斐潛心里嘿嘿笑了一下,不過不妨礙他一本正經的說道:“吾師甚喜桃花,曾言欲于芳菲之下,論講孔孟之經,庭院無俗雜,靜室得清閑,撫琴蔭檐后,桃李羅堂前。衛公厚意,潛心領之,然幸于平陽尋得一桃山,正合吾師之愿,可謂天授之地也,是故……”

    很遺憾啊,斐潛深表遺憾。

    但是很顯然,衛望并不打算輕易放棄……
万象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