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
中國書鋪網 > 天影 >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三章 是與非

正文 第四百七十三章 是與非

    陸塵站在那兒,承受著周圍人異樣的目光,沉默而一言不發。他看著眼前蘇青珺那蒼白的臉色,她的眼神雖然憤怒卻依然清澈,就像是從沒沾染過塵埃的鏡子。

    是與非?

    對與錯?

    又或許是天真才能無邪,干凈的心靈未染塵埃,是不是因為有人曾經在黑暗中張開雙臂,用胸膛和身軀去抵擋過那漫天的怒潮?

    可是,過往所做的一切真的全是對的嗎?那些選擇有沒有私心,有沒有畏懼,是不是真的值得呢?

    這并不是陸塵所想的場景,他今天特意帶蘇青珺來到這里,本是為了想讓她對魔教有更清晰一點的認知,想讓這個和自己有過一段溫暖記憶的女子在未來可能的戰斗廝殺中,多幾分安全與活下來的機會。

    他不想看到她出事的。

    陸塵張了張嘴,似乎想說些什么,可是下一刻,他終究還是保持著沉默,或許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吧?

    蘇青珺美麗的臉上,從最初的蒼白中開始有了驚訝,她愕然于陸塵的沉默,然后漸漸化作了失望。她的情緒是那樣的明顯,以至于所有的人都看得出來,她輕輕地搖著頭,望著陸塵,最后輕聲說了一句,道:“想不到你是這種人!”

    她的聲音忽然高亢起來,神色激動且憤怒,她瞪著沉默的陸塵,像是在凝視著一個罪人:“難道你真的曾經眼睜睜地看著那種事情發生?就在你的眼前,你什么都沒做,看著那女人被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話她沒有再說下去,或許是她并沒有真的見過那殘忍的情景,又或是她心地善良說不出那些惡毒的言語,但只是光憑想象,此刻就似乎足以讓周圍人們的目光化作了凌厲的皮鞭,將那個沉默的男人釘在無形的木架上,抽打了無數遍。

    滿身傷痕。

    體無完膚!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那個木架名曰正義。

    又叫道德。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蘇青珺霍然轉身,大步走去,決絕而憤然地離開了這昏暗、骯臟且腥臭的牢獄。

    這個充滿了令人厭惡的地方,她一刻都不想停留。

    跟在后頭的那些牢獄護衛們下意識地讓開了一條道路,目送著那個女子遠去的背影,彼此面面相覷,然后都是微微皺起了眉頭,最后將目光還是落回在了陸塵身上。

    沒有人說話,但是他們的目光看起來也并不友善,也許在那無聲之中,還有鄙視,還有輕蔑,還有隱藏的憤怒與無聲的譴責。

    形勢在一轉眼間,突然變成了這個樣子,讓人有些措手不及,哪怕向來冷靜沉著如陸塵,此刻看起來似乎也有些茫然。幸好在這個時候,突然有個身影走上前來,擋在陸塵的身前,然后像個傻瓜一樣哈哈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大家怎么了啊?我們今天是來做事的,干嘛都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,哈哈哈哈……”老馬笑著轉過身,拍了拍陸塵的肩膀,道,“走吧,前頭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陸塵看了他一眼,慢慢地轉過身,和老馬一起往前走去,才走了約莫十來步遠,便到了最后一間牢房外頭。

    那牢房里立著一根柱子,上面用鐵鏈牢牢綁著一個披頭散發的犯人,身上隨處可見不少傷痕血跡,頭顱低垂著,看起來似乎昏厥不醒,而透過亂發看著他的面容,正是那個魔教妖人陳壑。

    老馬對后頭的護衛們招了招手,道:“開門吧,我們要審訊此人!”

    伴隨著叮叮當當的鐵鎖碰撞聲,那扇厚重的鐵門打開,陸塵和老馬走了進來,剩余的護衛則停留在外頭。

    陸塵從剛才到現在就一直沒有開口說過話,哪怕是此刻走到了這個犯人的身前,他的神情卻似乎還是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老馬有些擔心地看了他一眼,又向后頭望了一下,見那些牢獄護衛似乎都有默契地站在遠一些的地方,這才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他走到陸塵的身邊,壓低了聲音,輕聲道:“我說,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陸塵慢慢地搖了搖頭,向昏迷不醒的陳壑看了一眼,忽然道:“我今天帶蘇青珺過來,本想著在剛才對她說一番魔教那些惡毒手段讓她可以警醒外,最后在審訊此人逼問鬼長老下落的時候,也許會用些魔教那邊酷烈的手段,讓她更加深刻地明白。”

    老馬苦笑了一下,道:“你倒是用心良苦,可惜這事看起來搞砸了啊。”

    陸塵默默地點點頭,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老馬嘆了口氣,道:“其實像蘇姑娘這種女子,打小就在世家大族和名門大派中長大的,所看所知所想,與咱們不一樣,真是太正常不過了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們走吧。”陸塵忽然打斷了他的話。

    老馬怔了一下,道:“不審了嗎?”

    陸塵淡淡地道:“他傷得這么重,而且浮云司里面那些人的手段,又怎么會比魔教差了?到現在還沒問出些什么,估計我也沒什么法子撬開他的嘴的。”

    說罷,他便轉身向外走去,老馬連忙跟上。

    站在外頭的那些牢獄護衛都吃了一驚,迎了上來,問道:“兩位大人,不審問犯人了嗎?”

    陸塵默默地向前走去,沒有回答,老馬干笑一聲,指了一下牢房里兀自昏迷的陳壑,道:“那犯人昏厥不醒,而且我看了一下傷勢,確實很重,受不了重刑,也很難問出什么來啊。過兩天,過兩天我們再過來。”

    幾個護衛彼此對視了一眼,眼中的輕蔑之色一閃而過,但也沒有多說什么,還是很客氣地將二人送出了大牢。

    離開了那座昏暗壓抑的大牢,饒是老馬這種見識過許多世面的人也忍不住是長舒了一口氣,嘴里咕噥了一句道:“那地方真不是人呆的。”

    陸塵走在他的身旁,一直都皺著眉頭悶聲不語著,走著走著,他忽然向老馬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老馬沒來由地心頭跳了一下,道: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真的做錯了?”陸塵低聲對他問道。

    老馬啞然,一時間不知該說什么才好,他當然不會說陸塵錯了,可是就在他想說沒有錯做得對的時候,不久之前那一幕突然浮現在他腦海里,蘇青珺的那一番突如其來的質問,好像也像鞭子一樣鞭撻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在腦海中那想象的殘忍的畫面,讓他的話一下子噎在喉嚨里說不出口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之后,老馬才澀聲道:“你別胡思亂想了,都這么多年了啊。而且再說了,當年你在魔教里,真要亂來的話,周圍全是魔教的人,這不是自尋死路么?”好像是說著說著終于找到了一個理由,老馬松了一口氣,連連點頭,道:“所以啊,你就算是出手去救人,多半也是救人不成反害了自家性命,不值得吧?”

    陸塵的臉色看起來依然很奇怪,他似乎突然之間就沉浸在往事里有些不能自拔,過了一會之后,他的臉色忽然也變得有些蒼白起來。

    老馬看著他的樣子,不由得有些擔心,低聲問道:“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忘記名字了。”

    老馬怔了一下,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陸塵慢慢地抬起一只手掌,凝視著自己的掌心,他的眼神深處終于漸漸浮現出了一絲痛苦和迷惘,連聲音都帶了幾分苦澀之意:“我忘記那個女人的名字了,老馬。”

    “我忘了,我把她全部忘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是不是真的和那些魔教的人一樣,天生都那樣殘忍無情嗎?”陸塵喃喃地問道,臉色蒼白如紙。
万象娱乐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