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
中國書鋪網 > 無疆 >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金甲青年

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金甲青年

    這人眨眼間就到了楚羽面前,從他身上,感受不到一絲生氣,但同樣,也沒有一絲死氣。

    給楚羽的感覺,更像是一具機器人。

    這人全身上下都籠罩在霧氣當中,隱約中能看出他穿著一身黃金戰甲,頭戴黃金頭盔。

    一雙冰冷無情的眸子,在霧氣中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楚羽被掛在那里,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從沒有過的被動,讓楚羽心中充滿無奈,同時感覺自己實在是太弱小了。

    那邊的胖子恐怕更是這種感覺。

    “前輩怎么稱呼?”楚羽試圖跟這人溝通。

    “無名小輩,不足掛齒。”

    這道籠罩霧氣中的身影,居然開口說話了。

    “前輩能跟在羿大人身邊,怎可能是無名小卒?”楚羽不敢再提后羿這倆字。

    古人跟今人在思想上有很大不同,對一些稱呼極為看重。

    “你們究竟是何人?為何要到玄陰界?”這人一雙冰冷的眼,盯著楚羽。

    似乎只要發現一點說謊的痕跡,就會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“前輩可知今夕何夕?”楚羽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不知。”

    這人沉思半晌,才緩緩說道:“玄陰大界無日無月,無時無辰,今夕何夕,吾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那前輩可是生于上古時代?”楚羽又問道。

    “上古時代?吾不記得了。”這人抬起手,揉了揉腦袋。

    楚羽有些頭疼,遠處的胖子忽然開口道:“前輩可是生于帝堯時代?”

    “帝……堯?”

    這人終于有了一些反應,緩緩說道:“吾記得,堯為吾王!羿大人為吾主!”

    “我們同為炎黃子孫。”楚羽看著這人道:“前輩在這里,或許不知,如今世界……早已滄海桑田。”

    這人似乎有了些興趣:“說說。”

    隨后,楚羽跟胖子兩人,開始口若懸河的講述起當下這個世界。

    也說不上是忽悠,哥倆為了保命,不得不用盡渾身解數。

    這玄陰大界實在太過詭異,胖子其實也是在古典上看到過一鱗半爪的相關記載。就連盜門也沒有太過詳細的信息,因此胖子最初都沒有想到。

    就算到現在,胖子對這玄陰大界,也同樣茫然的很。

    他能猜到這是絕陽絕陰墓,可卻并不知其根本原理。

    只能跟楚羽一唱一和,拼了命的想打動這個恐怖的人。

    到最后,這人對當下這個世界,也算是有了一個初步了解。

    站在虛空,沉思良久,最終嘆息一聲:“千百萬年光陰逝去,筑道成仙不過一句空談。”

    楚羽沉默著,雖然他不太懂這人在感慨什么,但卻發現這人說的千百萬年,跟他所了解的那些遠古神話不太一樣。

    傳說中,帝堯是五千年前左右出現的人物,為華夏神話中三皇五帝中五帝之一。

    但這人卻說千百萬年……

    千百萬年,跟五千年,這個差距實在太大。

    楚羽提出心中疑惑。

    這人卻說道:“此地歲無日無月,但按照吾等紀元方式,已過去千百萬年。”

    楚羽心頭劇震,覺得自己熟知的神話傳說,跟事實應有很大出入。

    原本那些神話記載,就有很多版本,并沒有哪一個版本,能獲得所有人的認可。

    不要說幾十上百萬年,就算是幾百上千年的歷史,都有太多事情被迷霧籠罩,令人難以看清。

    “前輩可否給我們講講,當年歷史?”楚羽真誠問道。

    因為他感覺到,這人雖然身上沒有生氣亦無死氣,但卻并不像是一個殘忍嗜殺之人。

    不然不會在這里跟他們溝通交流這么久。

    心中那種強烈的恐懼,也減少很多。

    “每一段歷史,都會有各種斷層……”這人說著,一揮手,將楚羽跟胖子兩人從被禁錮狀態解除出來。

    兩人身上那無盡的光芒,也漸漸變淡。

    胖子慘叫著,從天空中往下掉落,大喊救命。

    通脈武者,沒入先天,不成修士,在這空中根本無法停留。

    “弱。”這人平靜的說了一句,然后隨便一揮手,胖子飛速下墜的身形止住。

    緩緩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楚羽則是從天空中慢慢落下。

    胖子一臉羨慕的看著楚羽,然后嘆息道:“還是先天修士厲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天?”這人身上迷霧此時也散去,落到兩人身邊,露出來的身形十分挺拔偉岸。

    金黃色的鎧甲光芒不顯,仔細看去,似乎并非金屬制成,而是來自某種生物的皮!

    那頭盔倒是閃閃發亮,如同黃金鑄成。

    這人的一張臉,看上去十分年輕,甚至還不到三十歲的樣子。

    他的臉上,沒有任何表情,看著胖子道:“先天不過是修煉入門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敢問前輩是什么境界?”胖子打蛇隨棍上,連忙問道。

    “境界?進入玄陰大界之前,應該就已是真君。”這人輕嘆一聲:“境界無用,終究成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楚羽跟胖子全都滿頭黑線,心道這個逼裝的,必須給高分啊。

    按照他自己的說法,進入這玄陰大界,已經有千百萬年之久。進入之前,就已是真君境界,那現在……又將是何等境界?

    怪不得一支箭產生的震蕩力量就差點要我的命,楚羽如今只有慶幸,還好有眉心豎眼散發出的能量護體。

    不然那一箭肯定會要了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也幸好,那一箭不是射向胖子的,不然的話,現在真成死胖子了。

    胖子一臉崇拜,看著這人:“前輩身上的盔甲是什么制成的?看著好生威武!”

    “龍皮。”這人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我靠……

    楚羽跟胖子兩人面面相覷,這次是真的被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心說這大能是何方神圣啊?

    真的只是羿的一名普通手下?

    這絕無可能!

    轉念一想,也就多少可以理解了。能被羿帶入到這座大墓中,留存意志的,又怎么可能是一名普通手下?

    這時候,這人看向楚羽跟胖子兩人,道:“汝等來意?”

    這個問題,終究是無法回避的。

    胖子跟楚羽對視一眼,隨后,楚羽硬著頭皮道:“我想取羿大人彤弓!”

    “天真。”

    這人出奇的并沒有憤怒,那張始終沒什么表情的臉上,也終于露出一絲淡淡的不屑。

    很淡很淡的,如果不留神,肯定不會觀察到。

    楚羽有些尷尬,但還是認真說道:“如今世界復蘇,靈氣恢復,域外生靈虎視眈眈,不知什么時候就會攻入到我們的世界中來。但我們現在……太弱了,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強大。面對外敵,也有一戰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是的,沒錯,我們都想保護家園!”胖子一臉熱血沸騰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彤弓,那是羿大人心愛之物,怎么可能交給汝等?”這人搖搖頭,說道:“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這時,他像是感應到什么,隨后,一雙眼變得銳利起來。

    冷冷道:“域外生靈,也敢來此地?”

    說著,也不見他有什么動作,頭頂天空中,突然又多了兩顆太陽……

    “放我下去!”

    徐小仙的聲音在那上響起。

    “你別喊了,這是絕陽絕陰墓!”

    那黑衣年輕人的聲音響起,同時,還帶著幾分顫抖:“這個世界……怎么可能有如此規格的墓葬?”

    規格?

    下面的楚羽和胖子兩人,都聽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那黑衣年輕人,用到規格這兩個字,似乎有些……不太對勁。

    按照胖子的理解,這種墓葬,是墓主人生前設下的絕世法陣,在死后可以不入陰陽,不入五行。形成一個與世隔絕、生生不息的獨立世界。

    在這里,墓主人的意志就是天意!

    是唯一!

    可按照這黑衣年輕人所說,這種墓葬……用規格來形容的話,那豈不是說,這是別人給墓主人設下的墓葬等級?

    徐小仙在天空中,身體爆發出璀璨的光芒。

    不過她身上同樣也有法器,在拼命的壓制這種光芒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,他想把我們當成太陽給射下來嗎?真是無聊,一生最大的功績,別人記住就行了,難道還要不斷重演嗎?”徐小仙拼了命想要掙扎,不斷激活身上的各種法器,進行抵抗。

    但在這個世界里,她身上就算有再強的法器,也都無濟于事。

    “別掙扎了,沒意義。”黑衣年輕人嘆息。

    怎么都沒想到,羿的墓,居然是一座絕陽絕陰墓。

    如果早知這樣,他真的不會進來。

    這時候,徐小仙目光銳利的看向地面,在那里居然看見了楚羽和那個死胖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但穿著黃金鎧甲的那人,她卻看不見。

    “你們兩個混賬王八蛋,趕緊救我們!”徐小仙大聲叫到。

    楚羽抬頭看了一眼,撇撇嘴,沒出聲。

    而是將目光,投向這個金甲青年。

    金甲青年面無表情,手持黃金大弓,彎弓搭箭,就準備朝徐小仙射去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他忽然停下動作,那張似乎萬年不變的臉上,露出一抹驚訝:“羿大人要見你們!”

    說著,他直接一揮手,將天空中的黑袍年輕人和徐小仙放下來。

    徐小仙落地之后,才看見這金甲青年,一臉好奇表情。

    看看楚羽,又看了一眼胖子,然后皺皺眉,卻并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那黑衣年輕人,卻是目光森冷的看了一眼楚羽跟胖子,同樣也沒說話。

    很顯然,兩人心中都很清楚一件事:這金甲青年,他們招惹不起!

    “羿大人要見你們,隨我來。”

    金甲青年說道。
万象娱乐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