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
中國書鋪網 > 棄僧 >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比賽

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比賽

    “先不說這個了。”

    韓棄起身開口:“休息。之后看比賽。”

    文森特相送,韓棄門口拍拍他肩膀:“沒有什么問題解決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文森特一如既往的平靜,行禮送別,目送韓棄離開,輕嘆口氣。

    從一開始他就沒怎么對棄兒有偏見,倒也不是個性,而是因為他一開始就是最底層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說韓棄出現之前他最佩服誰,估計沒人猜得到。

    就是圣約翰。

    智狐的名頭是權貴甚至皇族們的尊稱和贊揚。但他更受底層人民愛戴的原因就是,他白身。

    白身也不會魔法斗氣,出身同樣是平民。卻三個帝國做了兩任首相。是平民的典范和奮斗目標。

    這些韓棄是不知道的,因為他縱然是個棄兒,經受苦難和各種侮辱,但他接觸的從來都是最高層的首領一級的人物。

    總強調這個不是得意炫耀而是,客觀形容事實。

    這并不完全是好事因為,前世很多朝代的君權集中制,止存在于東方。西方的君權沒那么強大,看個人。這一世也類似,看起來叫著皇帝女皇族長的,是,也的確有權利并且強大。但還沒到逆天的程度。其實這個時代的權貴類似于前世的世家門閥。

    哪怕朝代更替世家都長存甚至千年之久,即便皇帝在位皇族當權,世家該不理還是不理。

    憑借是什么?

    壟斷。

    你打了天下又如何?你的行政需要人去執行管理,你的軍隊需要中低層軍官維穩。

    這些人都被門閥世家把持,你換來換去都是世家的人。

    你不敢動手鏟除,有魄力也沒戰力。說不定你前面計劃后腳就被透露出去。先給你推翻。

    而他們卻一直掌控絕大部分領域的資源,軟的或者硬的。

    此刻也是如此,但韓棄其實沒太當回事。容易當然不容易,但沒辦法,還是那句話。這個世界是有魔法斗氣的。是有神魔龍族的。

    更別說,還有一個上下一心沒有任何亂七八糟東西參雜在內的棄兒,并且還被驅逐到一片空白之地。

    任何時代的斗爭,有軍隊參與一定混亂,但沒有武力配合也絕對沒法成功。

    看火候,不急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來。”

    韓棄拿著哨子,站在球場中間。

    兩邊各五名隊員,其中最高的兩個站在中場面對面。韓棄手托著球,看著兩人:“當我球飛到最高下落的時候,你們跳球爭搶。”

    兩邊最高隊員點點頭,韓棄手托球,突然拋起。

    兩個最高隊員眼睛盯著球,在最高處剛要下落,一起起跳。

    不過還是另一邊獸人爭球隊員更快一籌,將球撥到自己隊伍那邊,韓棄退場吹了一聲口哨,比賽正式開始。

    那么此刻是哪,當然是那個籃球場。

    此時已經是第二天,大家都休息好之后,晚上閑聊然后睡覺。

    到了今天一早,該適應的也適應了,該休息的也休息了。

    比賽正式開始。

    兩邊隊伍,三個種族聯盟,對抗棄兒和人類聯盟。

    沒辦法,其實有懸念,但是差距還是比較明顯。

    矮人矮墩墩,除了矮和速度反應力之外,純粹的力量是不下于獸人的。而獸人天生健壯,除了運動智商差點之外,容易被情緒影響,其他如速度力量以及彈跳和反應,都很強大。或者說是非常強大。

    精靈不說了。

    力量稍微弱點,但除此之外,不管是身高,反應,速度,彈跳,都是頂尖的。

    不結合,分開去比賽。都很難。

    何況還結合。

    韓棄曾經說的如果他帶隊三個非人類種族去打籃球和人類比賽,能虐死他們沒脾氣。

    矮人底盤低,做運球后衛。精靈做得分后衛,或者小前鋒。有速度有彈跳關鍵還有準確度。

    至于獸人就大前鋒和中鋒。

    身高力量彈跳,誰擠得過?

    如果前世的美職籃的全明星,是人類中的全明星。

    那這三個種族聯隊,就是整個位面的全明星。

    當然,人類如果和棄兒聯合又不同。

    一定要說優勢的話,就是棄兒和人類都很聰明,各方面的素質均衡,并且棄兒因為是混血,很可能就繼承某個種族的天賦同時,還保留了人類的情商智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天生沒法學習斗氣和魔法,就是完美的人種。

    “運球運球!!小心八秒!!!”

    所謂八秒是必須在這個時間運球到前場。規則韓棄知道具體的,但這里還要適應,畢竟都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韓棄此刻算是裁判教練,還是兩邊的。

    場下坐滿,艾格妮絲,飛弦蘇格蕾,克瑞絲塔,杰西卡,羅蒂雅,施耐德,修斯,特雷,圣約翰導師,黑龍王白龍王,龍王博尤納,奧斯頓和尤伊,龍皇阿隆索。

    以及一些誰,全都就坐。

    當然旁邊還有周方周平兩個帶著棄兒團隊做維護,比如還臨時客串看水桶拿毛巾的服務人員。

    “別走步!!拍球才能走!!!”

    韓棄皺眉叫著,很是投入的模樣。圍觀的人看著他這樣都忍不住笑,曾幾何時還能看到溫和守禮的韓棄大人這么暴躁張揚的時候,這可真少見。

    小短身在一邊跟隨配合。

    其實就是無聊跟著看而已,但說無聊也不無聊。

    自己玩籃板扣碎,但這些哪怕獸人精靈矮人人類棄兒全聚齊了,但都是沒有戰力的。沒有魔法斗氣甚至內功。

    要不是韓棄要做裁判和教練,自己上都行了。

    這邊非人類聯隊,矮人族帶球,被一個棄兒斷球。韓棄剛要吹哨子因為棄兒打手了,然而矮人運球后衛被斷球瞬間的動作是推了棄兒一下。導致棄兒倒地,其實這不怪他,他也不是故意的。就是下意識的動作而已。

    “嘟嘟!!!”

    韓棄吹了口哨,比賽暫停。

    韓棄走進場示意:“犯規。”

    指著矮人,韓棄開口:“不許推人。容易被判罰惡意犯規。”

    矮人撓撓頭表示明白了,棄兒準備拿球。韓棄示意他:“你也注意。剛剛你雖然搶斷,但是打手了,也是犯規。”

    棄兒面對韓棄大人還說什么了,趕忙行禮。

    韓棄將球拿過來,遞給矮人:“重新發球,計時……注意看時間。”

    矮人將球遞給獸人中鋒發球,自己下意識看了籃筐上的秒表,已經只剩下六秒鐘。

    沒說的,接球后直接傳給一個在三分線外的精靈得分后衛。

    起跳,投籃……

    盯防他的人類隊員跳起要蓋,結果沒蓋著的同時,給精靈族球員撞倒。回頭一看,球還進了。

    “犯規!加罰!!”

    韓棄再次吹口哨,人類球員懊悔搖頭。

    韓棄示意精靈球員站在罰球線,兩邊錯落按照位置站。

    加罰一球,同樣投進。

    第一回合,四比零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

    艾格妮絲主導的,當然認真。此刻第一時間站起,對著韓棄指著人類球員:“慣性又不是故意的。怎么算犯規?”

    韓棄咧嘴回頭:“都罰完球了你才說?你反射弧這么慢嗎?”

    幾人都笑,艾格妮絲白他一眼,卻還是皺眉上前指著人類球員:“這不算犯規吧?”

    韓棄點頭:“我是裁判還是你是裁判?”

    艾格妮絲咬著嘴唇擺手:“別來這一套。”

    韓棄開口:“你防守是對的。但在規則之內,不是一定撞人才能防守。你撞到人家投籃就是你防守不到位,怪只怪你自己沒跟上對方找到空位。不然在你面前你直接跳起來干擾就行,干嗎撞人?”

    艾格妮絲語氣一滯,韓棄不耐推她一下:“回去老實坐著。什么都不懂瞎指揮,就煩你這樣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杰西卡拍手笑,飛弦蘇格蕾也忍俊不禁。艾格妮絲無奈瞪他一眼,轉身也的確坐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嘟嘟!!!”

    韓棄再次吹口哨,示意人類發球,比賽繼續。棄兒在場邊重新計時計分。

    而這邊一看也沒什么爭論了,人類發球重新比賽,棄兒運球后衛接球朝前場運。其他四個隊員,得分后衛棄兒,小前鋒人類,大前鋒人類。中鋒棄兒。

    “注意跑位別直接就和柱子似的站在那!!”

    韓棄跟過去繼續叫著,人類和棄兒開始跑位。

    韓棄氣笑了:“喂你大中鋒跑個毛線?!你會投三分啊你?!要么你倒是擋拆啊!!”

    棄兒中鋒又愣愣跑進去,韓棄很是無力:“注意三秒三秒!!!要三秒了!!!”

    棄兒中鋒干脆被韓棄喊懵了,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做。

    結果旁邊提前被教授規則的龍族已經開始計時,因為韓棄早在這幾天等待運動員過來的時間就開始教授龍族規則,怎么判罰。還有一些細節。

    一旦有隊員進入對方的三秒區就要開始計時。三秒時間不離開,就犯規。

    “嘟嘟!!!”

    不是只有韓棄有哨子,三秒時間過去,棄兒中鋒還沒離開。果然,被判罰三秒。

    交換球權。

    韓棄無奈指著棄兒中鋒:“不是和你說過了嗎?那個三秒區域只能呆三秒。三秒時間過了就出來,想進去在進。不能一直站著。”

    棄兒中鋒惶恐行禮,韓棄很是無力揮手示意他回防,這邊已經開球了。

    “不如你自己上吧。”

    小短身在一邊笑著,突然開口。

    韓棄一愣,停頓片刻,突然拍手:“我上就我上。”

    說完真的找了一套隊服,吹口哨暫停換人,這邊都驚訝看著,等到暫停結束的時候,韓棄已經作為棄兒人類這方上場。

    反倒是驚訝的首腦觀眾們,笑著歡呼起來。
万象娱乐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