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
中國書鋪網 > 巫神紀 > 正文 第一千九百零一章 遠行(暨終章)

正文 第一千九百零一章 遠行(暨終章)

    煙花三月,鶯飛草長。

    田地里,無數農人正在辛勤的伺弄莊稼;草場上畜群慢悠悠的行走,猶如大片浮云飄蕩在綠色的海洋上;高空中,有戰士騎著猛禽飄搖而過,坐騎尖銳的鳴叫聲撕裂了云層,引得地面上好些孩童紛紛抬頭嬉笑、追逐。

    姬昊和姒文命肩并肩的站在一條大河旁,看著河上點點船影。

    有漁夫撒鉤,正吊起了一條數尺長的大魚,年老的漁夫大聲叫嚷著,差點被奮力掙扎的大魚拖下水去;老漁夫身后一名健壯的少年飛撲而來,一把扣住了魚鰓,將這條劇烈抖動的大魚硬生生拎上了漁船,然后一拳打暈。

    這少年,悍然是大巫巔峰的實力,但是看他稚嫩的面龐,他最多也就是十三四歲的模樣!

    大夏立鼎之后,人族氣運鼎盛,短短數年之間,人族繁衍增長的速度飆升,年輕族人中的天才俊彥也是層出不窮,人族的綜合實力在以一種可怕的速度不斷提升。

    尤其姬昊斬絕了那三尊外來的開天圣人,他們身上散發出的奇異氣運之力融入人族之后,人族的崛起之勢更是一飛沖天,短短數年的變化讓姬昊和姒文命都感到膽戰心驚!

    “阿叔,不要說我撂挑子不干活兒,實在是……欠下的人情,要還啊!”姬昊懶洋洋的看著姒文命,隨手將一大塊龍皮卷軸遞了過去:“哪,巫殿劃分九大殿堂的組織制度,還有人族大巫以九鼎測定實力的評定標準,以及人皇大權和巫殿大權的平衡規則,全在這里了。”

    用力的指了指腦袋,姬昊看著姒文命大叫道:“絞盡腦汁啊,阿叔,你當這些東西這么容易琢磨出來么?尤其是啊,我走了,龍族、鳳族也要搬離盤古世界,這天庭……”

    抬起頭來看了看天,姬昊壓低了聲音:“以后天庭就是東公、西姆掌權,可是漫天星君都是我人族巫神,我的一些想法都寫在這里了,您考慮著辦啊!”

    姒文命肅然接過龍皮卷軸,他幽幽嘆息道:“真要走?不留下幫我?大夏,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哩。”

    姬昊沒吭聲,只是‘嘻嘻’笑著。

    能怎么辦呢?能留下么?答應了虛影了啊!雖然他請姬昊幫忙的事情不難,卻極其的耗費時間,更是碰運氣的事情,答應了的話,就得做嘛!

    看著滿臉是笑的姬昊,姒文命無奈的搖了搖頭,他抬起頭來看著天空,目光深邃,猶如兩柄利劍,好似要刺穿了這一片穹廬:“好吧,你帶一支人走,卻也是我人族苗裔。盤古世界之外,還有如此多的精彩世界……等大夏局勢穩定了,阿叔也帶一支人出去走走、逛逛。”

    姬昊駭然看著姒文命:“阿叔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姒文命同樣‘嘻嘻’一笑,他很開心的說道:“為我人族計,當然是要盡可能的,將我大夏的旗幟,插遍這一方天空。”

    ‘當啷’一聲巨響,軒轅劍在姒文命腰間劇烈的跳動了一下,無邊劍意彌漫,引得盤古劍也在姬昊腰間劇烈的震蕩起來。

    姒文命和姬昊同時出手輕撫劍柄,這才將兩柄好戰的神兵安撫了下來。

    姒文命笑著說道:“那些異族能進來,我們當然也能走出去!未來,會有伏羲圣皇、神農圣皇、軒轅圣皇坐鎮人族,永鎮盤古,其他人,都會和阿叔我一起走出去!”

    姬昊暗自點頭。

    伏羲圣皇睿智圣明,能統籌全局。

    神農圣皇溫和醇厚,能穩固人心。

    軒轅圣皇剛猛決斷,能征戰天下。

    三人聯手坐鎮人族,當能穩固大夏局勢,讓人族無憂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數年前的那一番驚變后,大赤道人、清微道人、禹馀道人還有兩位教主盡皆重傷,全都關閉了道場一心一意的修心養性。

    除開媧靈,人族的這群用祈并祭壇晉升圣位,以無量功德融合大道的圣皇、先賢,他們就是盤古世界的至強者。而媧靈卻是大夏的保護神,還有什么好擔憂的呢?

    或許,未來有可擔憂的事情,但是未來的事情嘛……

    當姒文命都要帶著人族大軍沖出盤古世界,統轄億萬巫神征戰無數異世界的時候,未來……誰說得清呢?

    站在大河邊,姬昊和姒文命絮絮叨叨的說了很多很多,姬昊一直是淡淡的笑著,但是姒文命的臉色卻是變化了多次,好些時候,他很凝重的低頭沉思,更有一些時候,他掏出了筆墨,將姬昊的話死死的記在了龍皮卷軸上。

    如此數日,姬昊和姒文命一直站在河邊……

    遠處突然傳來了蠻蠻歡喜的叫聲:“姬昊,姬昊,東西都打點好了哩。蠻蠻把阿爹的酒窖都給搬空了,還有祝融部最好的釀酒師傅都帶上了,啊呀呀,還有好多好多東西,全準備好了。”

    河風吹來,長發飛舞的少司站在遠處一個小山包上,笑吟吟的看著蹦蹦跳跳向姬昊跑來的蠻蠻。

    看著活潑歡快的蠻蠻,姒文命突然笑了:“還記得,但年在南荒初次見你……真沒想到,最終救了盤古世界的,卻是你!”

    姬昊重重的嘆了一口氣,他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苦笑道:“盤虞所化黑洞被封印在我體內,三彭也在我靈竅之中沉睡,原始魔尊也在我心頭封印,救了盤古世界……我這渾身都是邪魔,想想看,我還是應該遠走高飛,省得哪天這些家伙突然驚醒,又惹出麻煩來!”

    姒文命笑了,蠻蠻用力的撲在了姬昊的懷里。

    姬昊摟著蠻蠻,看著眼神中帶著濃濃擔心之意的姒文命笑道:“阿叔不用擔憂,等我……等我完成了我許諾的那件事情,盤虞的所有都會變成我的,三彭也好、原始魔尊也罷……終有人對付他們。”

    姒文命深深的看了姬昊一眼,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:“如此,一路平安!”

    姬昊笑了,他伸手在盤古劍上一抓,就聽一聲轟鳴,一枚拇指大小的大斧虛影被他從劍體內抓了出來。將這小小的斧影遞給姒文命,姬昊笑道:“這是開天圣人盤古所用大斧的一點本源,阿叔將他溫養在九鼎之中,無論是布置九州結界,或者用來應對敵人,終是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用一些先天神料喂養他,說不定,未來大夏會有一柄神兵鎮壓氣運,總歸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拍了拍蠻蠻的腦袋,姬昊肅然向姒文命鞠躬行了一禮,然后轉身大踏步的離開,再也不回頭看一眼。

    蠻蠻笑呵呵的向姒文命鞠了一躬,急忙追上了姬昊。

    “姬昊啊,姬昊,我們要出去玩么?帶這么多人出去啊?呀,我們是不是要像那些異族一樣,去很多很多的世界,和很多很多人打架,然后搶他們的地盤,搶他們的東西?”

    “打仗嘛,最有趣了……在大夏,沒人敢和蠻蠻動手,真個沒意思。還是出去找那些膽大的人欺負才有趣!。”

    “再說嘛,這盤古世界就這么點東西,都看膩了,還是得找些新奇的好玩的才有趣啊!”

    姬昊走到了少司身邊,一手抓著少司的手,一手抓著蠻蠻,肩并肩的向遠處走去。

    “可是,蠻蠻啊,總有一天,你會想念盤古世界的。”姬昊的笑聲隨風遠遠傳來:“到時候,你不許哭鼻子才是……畢竟嘛,我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回來,才能回來啊!運氣好,或許一兩百年,運氣不好呢……誰知道呢?那就真是,天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蒲阪城外,一支規模龐大的隊伍靜靜的等著姬昊。

    鴉公帶著數量眾多的金烏道兵。

    夏米帶著一群精挑細選出來的水族精銳。

    無支祈和袁力統轄著一大群稀奇古怪的山精水怪。

    姬昊在南荒叢林的老友蘅籮君、老石和老樹怪混在人群中,蘅籮君坐在老樹怪的枝頭上,一邊啃著果子,一邊用果核朝著老石的腦袋亂砸,果皮果核丟了滿地都是。

    風行拉著耶摩杉椰的小手,帶著一臉鎮定自若的幸福,笑呵呵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耶摩杉椰的小腹已經高高隆起,她同樣帶著嫻靜的笑,一只手輕輕的放在肚皮上。在耶摩杉椰的身后,當年那些被姬昊生擒活捉成為俘虜,卻僥幸依賴姬昊的庇護逃脫盤虞吞噬的異族們,正一臉漆黑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很顯然,他們不愿意跟著姬昊離開盤古世界。

    鳥語花香、物產豐美,加上安寧祥和可以安居樂業的盤古世界,放著好日子不過,誰愿意踏入茫茫混沌,再次顛簸流離過那不知道明日如何的苦日子?

    這些異族貴族們,他們可是享受慣了的人,他們如何舍得放棄盤古世界的優渥生活?

    但是拳頭大的是大爺啊!

    看看笑呵呵站在一旁監督他們的雨牧,再看看躍躍欲試不斷拉弓搭箭的羿地,還有一臉迷迷糊糊站在一旁打呵欠的太司……

    心不甘情不愿的異族們苦澀的低下頭,沒有一個敢說話的!

    畢竟盤虞都被姬昊鎮壓封印了啊,他們還敢說什么呢?他們其實心知肚明,姬昊怎可能將他們留在‘獨屬于人族大夏’的盤古世界?

    沒看到那些龍族、鳳族都開始了搬遷么?除了留下四海龍王還有四方鳳主,其他的龍族、鳳族主力已經分別瞅準了盤古世界附近的一個世界,開始向那兩個世界搬遷、侵略!

    純粹的盤古苗裔都不敢和人族競爭大勢,乖乖的離開了盤古世界,他們這些異族……除了走,還能怎樣?

    大群金烏部、祝融部的族人遠遠的站在一旁,靜靜的看著這邊。

    祝融氏,姬夏和青茯,還有姬昊的一眾親朋,所有人都靜靜的看著這邊。他們知道姬昊要離開,他們不知道姬昊為什么要離開。

    但是沒人提出異議,如今的姬昊不論做什么、說什么,一言一行都足以影響盤古世界大勢。所以,沒人提出異議,沒人勸說姬昊任何一句話,因為他們知道,姬昊所做的,定然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姬昊拉著少司和蠻蠻緩緩向一眾親朋走去。

    三人跪地,向祝融氏、姬夏和青茯分別叩拜行禮。姬夏和青茯分別將手按在他們的頭頂,按照南荒的傳統,向天地神靈祈禱,幫三人祈福。

    祝融氏干脆化身為一道烈焰,繞著姬昊、少司和蠻蠻跳起了太古之時原始神族溝通天地的祭祀之舞。

    一道道天地之力不斷向祝融氏匯聚而來,四周的祝融氏、金烏部的族人同時唱起了古老的祭祀歌謠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地金橋已經和東皇車輦融為一體,在姬昊強**力的催動下,東皇車輦化為方圓數萬里的一座巨型城池,承載著一眾追隨者,承載著數百萬心不甘情不愿的異族貴族遁入了鴻蒙混沌。

    盤古世界就在身后,天地金橋和東皇車輦聯手飛馳,彈指間就是數萬億里。

    如此飛行了整整一個月,向身后望去,盤古世界依舊是那般巨大,視野中的體積沒有絲毫縮小。

    經歷了盤虞一戰,盤古世界得到的世界本源之力巨大無匹,盤古世界進入了極其可怕的快速增長期,每一天盤古世界的疆域都向外擴張數億里之巨,整個世界正在變得越發的神奇瑰麗。

    無數異族貴族站在車輦邊緣,哭哭啼啼的看著遠去的盤古世界。

    他們真的不能理解,以姬昊如今的實力,還有他立下的無上功勛,他就應該留在盤古世界縱情享受,高高在上的掌控一切,他為什么要帶著這么多追隨者,傻不拉幾的遁入鴻蒙?

    這鴻蒙混沌有什么好的?無量風險,無數的危機,只有這些異族貴族才知道,在混沌中遠航是多么枯燥乏味、多么危險的事情!歷史上異族貴族們的遠征,無不是用堆積如山的尸體鋪成的航道!

    驟然間車輦停了下來,一股柔和的力量擋住了巨大的車輦。

    七彩神光閃爍,媧靈和伏羲搖曳著長長的蛇軀,慢悠悠的從七彩神光中走出。

    姬昊急忙迎了上去,肅然向媧靈、伏羲行禮參見。

    伏羲笑呵呵的看著姬昊緩緩點頭,眸子里滿是欣慰之意。

    媧靈則是慢悠悠的來到了姬昊面前,她湊到了姬昊面前,雙眸如星凝視著姬昊的雙眼。她似乎透過姬昊的眼眸,看到了神魂空間中某個一言不發的虛影。

    “快去快回……早日找到要找的東西……畢竟盤古世界,只屬于盤古!”

    媧靈伸出手,輕輕的拍了拍姬昊的腦袋。

    七彩神光閃過,媧靈和伏羲一如他們來時那樣悄無聲息的離開。

    東皇車輦縱起一道金光沖向了混沌深處,姬昊站在車輦頂部,靜靜的看著四面八方無邊無際的混沌潮汐。

    “好了,老家伙,現在我們正式動身了……找到一個足以承載你這點真靈烙印碎片的世界胚胎,讓你重新成長……啊,這可真是碰運氣的活!”

    “你說,我要什么時候才能回到盤古世界呢?那時候,俺阿爹、俺阿娘,他們肯定是不在了……我能見到的,那是我多少輩以后的族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那時候,他們還能記得我的名字!”

    “希望那時候,我的故事就算變成了神話,他們依舊能夠記得我的名字!”

    “希望那時候,我的族人血脈還在傳承繁衍,我的朋友,我的親人,他們的名字還如猶如天空中的洪荒星辰,還能在盤古世界的星空中熠熠生輝!”
万象娱乐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