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
中國書鋪網 > 一劍飛仙 > 正文 六百二十四、學會扯話

正文 六百二十四、學會扯話

    大祭司擊殺了明妃,讓凌威大帥頂替了明妃去迷惑南海龍王,暫時就沒有理會應嫦娥。在他的計劃中,應龍一族還是大有利用價值,只要把南海龍王擊殺,掌握了龍宮,成為新一代的南海龍王,應龍一族必然知情識趣兒,主動來投靠。

    應嫦娥這種資深妖帥,放在哪里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日后若能收伏,也是一大臂助,殺了未免可惜。

    所以南海龍王只是鎮壓了應嫦娥,沒有將之殺害,甚至都沒有帶去南海龍宮,留在了朝歌城里。

    震天侯衛震天用一件神兵鎮壓了應嫦娥,其實也沒有太過在意此人,大祭司臨走前,用法力將之封印,就算沒有震天侯的獨門神兵,她也一樣走不脫,畢竟她跟大祭司的法力相差天地。

    許了打算救出應嫦娥,自然不會貿然闖入震天侯府邸,而是在朝歌城中游走,每走過一條街道,一處城區,就催動了彌天大陣將之煉化。他本來還沒有這么深的謀算,但畢竟經歷了無數戰斗,也就養成了謀定而后動的城府。

    許了若是按照計劃,把整個朝歌城煉化,甚至把朝歌城中數十萬妖怪也煉入彌天大陣,這里可就不是震天侯的主場了。

    震天侯自然沒法覺察,朝歌城的變化,他每日里主持戰斗,完全想不到世上還有彌天大陣這等奇異法門,不過他最近除了外部的戰斗,也有煩惱,因為他漸漸感覺身軀有些不適。

    像震天侯這個級數的妖怪,根本就不會有生老病死,他又是金石成精,更不會沾染疾病,故而心頭也奇怪,為什么自己身體會不舒服。他幾次運功查看體內,也沒覺察出來什么變化,只是覺得有一團妖氣,似乎不大受控制,每日都在壯大。

    他嘗試祭煉幾次,每次祭煉,這團妖氣都能被輕易祭煉化解,但過不多久,就又復出現,簡直如附骨之蛆,煩不勝煩。

    震天侯嘗試了多次,發現就算自己置之不理,也沒有什么大礙,也就懶得理會了。

    震天侯當然不知道,他覺察的這團妖氣,就是彌天大陣的根基,只是以他的修為,若是全力以赴,甚或割舍一部分軀體,還能將之化解,但如他這般大意,只是隨意運煉妖氣,自然不可能根除。

    他化解的每一團妖氣,其實都不是真正的化解,而是被彌天大陣滲透入本命妖氣之中,故而他運煉妖氣多次,反而讓彌天大陣更深入的融入身軀。

    作為彌天大陣在震天侯體內的源頭,金精童子開始也怕的要命,生怕老爺一念就把自己煉化了,但經過幾次之后,他終于發現,震天侯其實沒有覺察,他已經是叛徒,就放心大膽,全心全意的投靠了許了,把震天侯身軀內的各種法寶,一股腦用彌天大陣祭煉了。

    這些法寶震天侯多半都沒有祭煉,畢竟他有四件神兵,故而金精童子這反賊如此造反,他也沒能夠覺察。

    許了在朝歌城耽擱了十余日,每日法力都有增進,彌天大陣亦是每日都有擴張,尤其是金精童子如此配合,把震天侯的家私都送入了彌天大陣,更是讓許了掌中的彌天大陣,威力越發暴漲。

    到了后來,他已經對朝歌城了如指掌,甚至能操縱朝歌城的虛空。

    許了做足了準備,這才尋了一處隱秘的地方,催動了余燼山護體,帶了應王,借助彌天大陣挪移虛空之力,直接遁入了震天侯府邸,鎮壓應嫦娥的天牢。

    許了遠遠的看到一把鋸齒長刀懸空,下面是變成了畫紙一樣扁人的應嫦娥,不由得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當初大祭司以雙刃矛戟射他,被他奪走了這件神兵,如今煉成了余燼山的中樞,沒舍得自己使用,故而還缺一件趁手的兵刃。若是再有一件鋸齒長刀,他就能以師傳法門煉化,成為趁手的武器,實力必然可以大幅增長。

    不過許了何等狡詐?他招呼了應王一聲,說道:“師父,我們必須得讓嫦娥婆婆也修煉彌天大陣,里應外合,祭煉了這件神兵,才能讓她脫身而出。只是我說話,嫦娥婆婆未必肯信,還得師父來講清。”

    應王冷哼一聲,他怎會不知道,許了是什么打算?

    不過經過眾叛親離,應王也明白了一件事兒,若是不能把手下牢牢控制,這些手下未必就那么忠心耿耿,故而他也并不抗拒,把應嫦娥也祭煉到彌天大陣。

    何況,若是彌天大陣再多了應嫦娥這第三頭妖帥,只怕真的有資格跟巔峰妖帥斗一斗了。

    應王如今幾乎沒有什么實力,只有許了這一個徒兒可依靠,自然不會惡了許了,也不會抗拒,讓許了實力增長的機會。

    他現身了之后,輕聲說道:“嫦娥阿姨,我乃是應王!你可能聽得我的言語?”

    應嫦娥嘆息一聲,說道:“大祭司如今怕是已經掌握了南海,你來的遲了。”

    應王微微一笑,說道:“哪里就遲了?我如今得了皇伯聞仲的支持,還有了一股屬于自己的勢力,雖然還及不上大祭司,但足以割據一方。若是再有嫦娥阿姨加入,就算大祭司也奈何不得我們。我們雖然低檔不得,但只要耐心蟄伏,以后未必沒有機會。”

    許了聽得應王信口開河,也不由得暗暗忖道:“我這個師父,練了九元算經之后,居然也學會了扯謊。這可比不知道什么時候該說真話,什么時候該說鬼話,什么時候都說真話,什么時候都說鬼話,或者該說真話,卻說了鬼話,該說規劃卻實心實意的人強太多了啊!”

    應嫦娥微微一愣,思忖良久,才說道:“也罷!既然如此,你就放我出來吧!”

    應王當下柔聲說道:“嫦娥阿姨身上有大祭司的封印,還有震天侯這個叛徒的一件神兵鎮壓,我須得以皇伯聞仲傳授的秘法破解,還望嫦娥阿姨助我一臂之力。”當下應王就傳授了應嫦娥秘法,讓她催動彌天大陣。

    應嫦娥不疑有他,催動了彌天大陣,不旋踵就被煉化入了陣法,成了第四個妖帥級的陣眼,她的修為可比余六,飛云侯,還有已經被煉造成了戰斗獸的巡海王強橫太多,頓時讓彌天大陣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万象娱乐